【同人】魔禁——某脑洞的学园都市(34)

发布时间:2022-08-08 15:29:27   分类:漫画资讯69 views

本栏目长期入口为APP端新闻页面的第个大图哟!!

投稿信箱:【shougao@dmzj.com

投稿格式:XX同人或原创-标题-TAG-作者/动漫之家ID

请附带文档或TXT附件,如投稿格式不对不予通过

投稿通过后的文章会逐步发送上线

欢迎大家前来投稿

如果遇到特别对胃口的,会有编辑姐姐来邀请你一起出本子哟~

原创同人汇总页:点此跳转


作者:充满魅力的萨满

序章1序章2第一章第二章1第二章2第二章3第三章1第三章2第三章3第三章4第四章1第四章2第四章3第四章4第五章第六章第七章第八章第九章第十章1第十章2第十章3第十章4第十一章第十二章1第十二章2第十三章第十四章1第十四章2第十四章3第十四章4第十五章1第十五章2

夺取 III

空城计有两种。

其一,空外城而实内城,虚以示敌,诱其深入,聚而歼之。

其二,内外皆空,尽敞城门,使敌疑而不敢进。

冥土追魂现在使用的,是空城计的变体——尽量让对方以为这里什么都没有,从而隐藏第三重门后的那个黑色立体六棱星——也就是破音海燕追寻的目标,“钥匙”。

所以,即使是第一重门被莫名突破,作为警报的闪灯已经亮个不停,他也没有让土御门元春和十六夜蔷薇立即反击。

首先,现在敌人刚刚进入第一重门,肯定高度戒备,此时反击也许会得不偿失;其次,作为反击战力来讲的土御门和蔷薇,实在是比较一般。本来就不是战斗型的蔷薇且不说,土御门现在的腰上还缠着绷带呢。更何况作为魔法师,在和学园都市的能力者对阵时,在各种方面都会显得非常掣肘。

更令医生在意的,是对方居然可以这么快找到这里。难道说,一楼的蓝发没能控制局面吗?开什么玩笑……蓝发可是整个Xaction里,仅次于那个人的第二实力啊。

他的额头因为紧张而满是冷汗。

现在,他在第三重门的背后,整个特殊实验室的核心区域,面对着悬浮在中空透明圆柱里的黑色立体六棱星,思索着解决办法。但是内无强手外无援助的现实,冷冰冰地摆在他的眼前,由不得他对当前的形势有哪怕一点点乐观的估计。

琢磨了一阵子,他在实验台上按下了几个键。实验台的一侧无声地打开,露出了一个看上去非常危险的组合部件。

组合部件的左边,是一个犹如飞机操纵杆一样的竖直短杆;短杆的右边,是一个红色的按钮。整个组合部件潜藏在一个透明玻璃盒子里。

医生继续操作着实验台。过了一会儿,他用自己的右手在一边的电子扫屏上留下了五个手指的指纹,保护着组合部件的透明玻璃盒子“咔哒”一声打开了。

医生盯住操纵杆和红色按钮,沉吟不语。

这是他的最后手段。一旦第二重门后的土御门元春和十六夜蔷薇败北,他将毫不犹豫地拉下操纵杆,拍下红色按钮。

土御门和蔷薇都在第二重门和第三重门之间的暗室里。这个暗室作为过渡部分使用,充当着缓冲区的角色,是三重防御门内外三个暗室中最小、最狭窄的一个,也是布置机关最多、最容易击败入侵者的一个。

原本是这样没错。

可是现在,整个学园都市的数据网络由于御圣院冰轮的关系,已经全部瘫痪,这家医院的数据控制室也未能幸免。隐藏在数据控制室内的独立服务器也已经被终止,这个特殊实验室内的所有电子设备全部成了没法控制的废铁,别说自动瞄准并攻击了,连分析处理入侵者的影像都做不到。

冥土追魂暗中为这里的防御设备太过先进而有点后悔。如果这里使用的是最普通的,不需要数据分析、即时反应的电流控制,或是声波控制的防御设备就好了。当初由于网络部队的成立,在乾的建议下使用了信息化处理防御设备,现在看来完全就是拖了后腿。

眼前的状况,一根最老式的绊脚索应该也比这套防御设备管用。

在发现防御设备不听使唤之后,十六夜蔷薇一直试图利用实验室内部的紧急处理装置尝试恢复防御机能,但是她很快发现,这根本不是原以为的黑客入侵之类的小问题,而是整个网络数据被人直接截断了。也就是说,现在这个实验室里的网络数据服务器已经在网络海洋里变成了孤立状态,再用实验室里的电脑根本没有办法嫁接网络。

举个简单易懂的例子的话,就是给你一台电脑,然后把你传送到没有网络没有卫星没有泛滥的电磁波的原始社会,却要你通过这台电脑接入现代社会的互联网数据里。如何,很不好办吧?

蔷薇也是这么认为的。作为在镰池眼里,也许能和初春饰利并驾齐驱的数据处理高手,她只花了几秒钟就认清了目前情况的糟糕程度。

在组长蓝发耳环离开的现在,她只能把打败入侵者的希望完全寄托在同组队友土御门元春身上了。

所以,当下完全派不上用场的蔷薇,就这么站在暗室的最里面,死死地盯着第二重门发呆。

土御门则是弯腰蹲在第二重门内侧的一个角落里,做好了随时出击的准备。他很清楚,门另一边的入侵者什么都没有找到,绝不会善罢甘休的。只要有心,找出第二重门并不会太困难。他们既然有能力轻松突破第一重门,那么第二重门自然也不在话下。

土御门的手里,已经握起了两张复杂的折纸。自己的魔法名也已经在喉咙里酝酿了许久,就差入侵者闯入视线的刹那,让魔法名混合着折纸魔法冲杀过去了。甚至,他打算临时改变作为铁则的顺序,先甩出折纸,然后再喊出自己的魔法名。

反正电光火石之间,顺序怎么样也没人注意得到不是。土御门暗自盘算着。都已经打算在十六夜蔷薇的面前使用魔法了,也不是在意这些细枝末节的时候了。

两个人默默地等待着,就像是在迎接一个神圣仪式的到来一般。安静的空气中充满了特殊的紧张感。

拉紧的弓弦必然有断掉的刹那。紧张的气氛,在那一个时刻到来之时,瞬间松弛了下来。

第二重门的形状,忽然发生了微小的变化。就像是有人在外侧用强力吸尘器吸着一样,整座门开始以正中为中心点,向外侧凹陷进去。

虽然这样的变化不是太起眼,但是显然意味着,门外的入侵者们已经开始了行动。

在看到这样变化的瞬间,土御门和蔷薇的心里居然冒出了一股放轻松的感觉。等待总是令人焦躁的,有许多时候,直截了当地宣判比遮遮掩掩的坏消息要更让人安心。

而且,土御门很快就察觉到了,门的另一侧是谁。

这种能力,这种现象,他在白天自己的宿舍里见到过——改变金属形状的能力。

【金属重置】的黑羽黑凤。Xaction的C组成员,组织代号M。

呵呵,还真是奇异的缘分喵。土御门手里的卡纸握得更紧了。

没什么战斗能力的蔷薇吞了一口唾沫。之前土御门让她离开这里,到第三重门的后面躲避,却被蔷薇一口回绝了。作为XactionB组的一员,面对危机时刻,就算没有办法战斗,也要勇敢面对——土御门完全没能反驳这个理由。

更何况,如果土御门败北,蔷薇和冥土追魂躲在哪扇门的后面,根本就没有什么意义。

压力重大啊,这下更不能输了喵。

因为紧张,土御门的嘴角都被自己咬出了血。

大概是由于第二重门是用特殊金属打造的,门外黑羽黑凤的侵入显得非常没有效率,又缓又慢。

但是,这也许是土御门在极度紧张之下的错觉。确实有研究表明,人类在精神高度集中,或者处于亢奋极限的状态下,各种感官会变得异常敏锐,对时间的判断也会失去原本应有的准度。

不管怎样,门外的入侵确实地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扭曲变形的第二重门看起来越来越像一副超自然主义的立体画作,逐渐被一点一点地破坏掉,失去了它最为基础的保护与防御能力。

最终,门的正中心,出现了一个小洞。

土御门思考着反击的时机,死死地盯着那个在慢慢扩大的洞口。等到它足以通过一张折纸的时候,土御门斜着就跳了出去,对准空隙,将自己的白色折纸塞了出去。

“Fallere825(背后捅人刀)!”

就连报上魔法名的动作也快如闪电,不是仔细听,压根不明白土御门在说什么。蔷薇一脸诧异地瞪着眼前这个,和自己所理解的“能力者”完全不同的人。

白色的折纸瞬间闪耀出橙红色的光芒,像一朵流星,刺穿第二重门中心出现的两根手指大小的空洞,直接向门另一侧的袭击者发起了攻击。

虽然是没什么变化的直线攻击,但是这个距离相当近,直线攻击由能够提供最快的攻击速度,而且门另一侧的黑羽又不是魔法师,土御门有理由相信,他这一击能够起到一定的效果。

果然,爆响之后,外侧传来一声恶狠狠的怒骂。

变成橙红色的折纸以子弹一般的速度,击穿了黑羽的左手手掌。幸好他的右手反应够快,将手里的铝剑重置成了一面盾牌,挡下了向心脏位置突袭的折纸。

即使是这样,硬铝制成的盾牌中,被折纸击中的部分,还是向黑羽的身体方向突出了几公分,几乎就快要被打穿了。

黑羽完全不能理解对方使用的是何种能力。能让普普通通的折纸像着火的燃烧弹一样打出来,就算放眼整个学园都市,能做到这样的人应该也是非常稀有的了。

那么就是说,暗室里面的人,已经使用了“非常手段”了吧?

黑羽没有停止使用能力,反而加速了拆墙的动作。尽管左手的手掌部分已经全无知觉,但是他的头脑还很清醒。里面的人不惜使用这样的特殊手段也要反击,意味着他们已经没有多余的选择了。

这对于黑羽来说是个好消息。他没有理由就此停手。

“啊呀。他们还真是很有想法喵。”土御门感慨地说。

第二重门的扭曲虽然停下了一会儿,但也仅仅不到十秒钟而已。令人不快的是,与之前相比,扭曲的速度更加快了。

土御门明白这是非常正确的判断。所以他由衷地觉得,黑羽是个出色的袭击者。

如果是阿上的话,应该会选择与这样的对手,进行一场堂堂正正的胜负对决吧?

可惜,我没有阿上那么天真啊喵。对我来说,能赢下对手就是胜负的一切!

土御门迅速反手抽出一张特制的黑色折纸,塞到已经有两个拳头大的洞口里。

门的另一边,凭空出现了一个直径一米多的大型水球,冲着黑羽就砸了过去。黑羽哪里会想到有这一手,既不敢随意用铝剑砍,更不敢站着让它砸,于是只好迅速后退,径直背着身子窜向走廊的方向。

水球却像是自带了导航一样紧追不舍。眼看着自己就要中招,黑羽抬起了铝剑,打算不管三七二十一劈一刀再说。

忽然,一颗小小的圆球从黑羽的背后,擦着他的肩膀径直打进了水球里,随即无声地炸开。水球的中心受到破坏,马上便恢复成了普通的水,哗啦一下洒落一地。

黑羽没有回头,他知道是谁。

神前得意地轻笑:“我不是说了嘛,有问题喊救命啊。”

黑羽吃人嘴短,一时说不出话来,只好“呿”了一声。

“那么,情况则么样?”神前踏着积水走进第一重暗室,“对方是水流操作系的能力者么?”

“看着一点儿也不像是水流操作,因为这些水就像是天外来客一样,直接在我眼皮子底下冒出来的。可恶,真让人不爽。”黑羽看着第二重门上的那个洞,想象着门另一边对手的样子。

神前不解地追问:“啊?凭空出现大水球?那会是什么能力?喂,我说,不会是你的妄想吧。”

黑羽懒得辩解:“你要不服,自己走过去吃一发啊。”

“我才不干这种蠢事。”神前毫不犹豫地一口回绝,“你自己去吧。”

黑羽感觉自己的额头青筋都快跳出来了:“你个混蛋,就是来嘲笑我的吧!”

“我可没这么想。”神前无谓地耸耸肩,“抓紧时间,要是来了其他人就又要变得拖拖拉拉了。”

“用不着你来教训我!”

说归说,黑羽并没有冲动到立刻冲上去的程度。

最开始的攻击类似于发火能力,然后又是跟水流操作很像的能力……而且,虽然都很像,但是又能够明显地看出两者之间的差别。

发火能力不可能出现像是子弹穿透一样的效果,水流操作也不可能在没有水的地方制造出水来。

神前明白黑羽犹豫的原因:“我看,还是我直接放个炸弹进去算了,管他是谁一律轰成粉末,这样还比较方便。”

黑羽不耐烦地反驳:“你傻啊,要是把‘钥匙’炸坏了,任务就算失败了吧!”

不仅是失败,而且是严重失败呢。神前翻了个白眼:“好吧,那我炸门,你冲进去送死吧,我会替你收尸的。”

没等黑羽出言还击,神前手一抬,迅速往第二重门的洞口掷过去一个黄豆大小的原子炸弹。“呜嗡”一声过后,第二重门上留下了一个半径大概在八十公分左右的大洞。

啊呀,我这是被阿上的不幸感染了么……那个【原子炸弹】的能力者神前焰也在啊。

土御门感叹着这次的时运不济。自己的房间被瞬间抹平、自己差点也被轰成灰烬的场面,又一次浮上他的脑海。

这一次,能力最强的队长不在,幻想杀手的阿上不在,逃命最速的镰池也不在……真是个要命的场景喵。

土御门没有时间感叹太久。黑羽已经用一个前冲滚翻的姿势,穿过第二重门的那个大洞,杀到了他的面前。

第二重门和第三重门之间的暗室相对来说比较狭小,在这里使用折纸魔法并不是一个太好的选择。更何况现在,土御门已经感到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充满了疲惫与疼痛。

他知道,这是使用魔法的副作用。

所以,这个时候再甩出折纸就有点意义不明了。土御门一个原地蹬腿,瞬间拉进了与黑羽之间的距离。

近距离搏杀,是土御门当下能使用的最有效的招数。

因为房间太小,一米多长的剑也没有办法挥舞得太利索——但是,黑羽的铝剑就像是魔法一样,突然软了下来,变成了像软鞭一样的攻击武器,立刻转向扑近的土御门。

哪怕是牺牲一只手臂,也要阻止你!

土御门没有停住脚步,相反,左手急进,照着黑羽的面门就呼过去。银白色的铝制软鞭马上像吐信的毒蛇一般,缠上了这只手臂。

土御门已经抱有应有的觉悟,毫不在意左臂上传来的,肌肉撕裂和骨头压碎带来的强大痛苦,勉力拽住了黑羽的右肩膀,随即右膝袭向黑羽的腹部,右肘从外围荡开,直奔黑羽的脖子。

这本来是有希望取得先机的攻势,如果黑羽的能力不是【金属重置】的话。

缠绕在土御门左臂上的铝鞭子,突然横向伸出好几道直线,像是一张网一样迅速撒开。尖利的铝刺扎进土御门的右手臂和右大腿,封锁了他的进一步攻击。刺进土御门四肢的铝并没有就此作罢,而是乘胜追击,在土御门的肉体里横竖构建了井字形的网格,就像是一堵栅栏,彻底制住了土御门的行动。

土御门的右肘,停留在距离黑羽脖子仅仅两公分的地方,再也没能前进一点点。

黑羽冷哼了一声,铝制栅栏变换了姿态,迅速切换成为一个由无数向前的尖刺组成的攻击网,就像是一只被扔出去的豪猪,难以看清的无数细小尖刺在眨眼之间刺穿了土御门的前胸和肚子。

幸好,由于黑羽太过于强调攻击密度,土御门的身体虽然被瞬间打出了几十个洞,但是每一个伤口的直径都非常小,相对来说还算运气。

“咳咳!!……”

土御门吐出一大口鲜血。

尽管心脏部位没有被刺穿,但是其余的重要器官,肝脾胃肾等等,全部被打出了小洞。就算现在还没有一命呜呼,也可以说是奄奄一息了。

蔷薇站在这个暗室的一角,右手微微捂着自己的嘴巴。

她无能为力。

生平第一次,她为自己是个无能力者感到失望。

没有能力,不会格斗技,她什么也做不到。

蔷薇唯一的反应,就是跟随不听使唤的双腿软了下去,最终,跌坐在地。

黑羽收起了手上的硬铝,重新打造回了一开始的长剑状态。大片的血渍从土御门的腹部涌出来,本来白色的绷带立刻被染成了红色。鲜血在暗色的地板上,像是打碎的蛋黄一样,逐渐摊了开来。

“啧。”黑羽盯着倒下的土御门,语气里透出一股疑惑。“你这家伙,是怎么从神前的炸弹下逃出来的?”

土御门沉默不语。鲜血从他的喉咙里不断往上涌,很快,整个口腔里充满了特有的腥味和呕吐感。

他现在一个字也不想说。这种生死攸关的时刻,保存体力比什么都重要。

再加上,他是个不会说出队友情报的人。

原本站在第二重门之外的神前听到黑羽提起自己的名字,于是也钻过洞口,走了进来。

“怎么了黑羽?”

黑羽厌恶般地踢了地上的土御门一脚:“这个家伙,就是B组的那个‘情报中心’。我们没能在白天的任务里杀掉他。”

“这怎么可能呢。”神前反应迅速地回答,“除非他是空间移动能力者——不过从刚才的攻击来看,显然不是嘛。”

“那就只有一个解释了。”黑羽看向缩在墙角的十六夜蔷薇,一边判断着她的战斗欲望,一边回答神前的问题。“那个时候和这家伙在一起的人,是个空间移动能力者。”

毫无疑问,他说的,就是镰池和马。只不过无论是神前还是黑羽,都还不知道镰池的名字。

“啊呀,你也在这里啊。”神前的目光落到了蔷薇的身上。“我们还得谢谢你呢,多亏了你,我们才能知道你们组组长的底细。”

神前这完全就是虚张声势。虽然C组的折部确实跟踪蔷薇到了那家家庭餐厅,也确实见到了蓝发、土御门、镰池和蔷薇的碰面场景,但是她却没有据实汇报。

C组的所有人,恐怕就连一向谨慎缜密的羽田,也没有料到折部的真实身份。

Xaction的成员,组织代号为Z的折部亚切,并不是C组的一员,而是B组,情报组的一份子。

神前笑着看着蔷薇。

由于任务需要,蔷薇作为B组与C组的联系人,曾经往返于两个组之间。所以神前和黑羽对她并不陌生,自然也知道她是无能力者。因此现在,他俩对蔷薇也不是太有防备。

神前想先掏出一点情报来再说。

但是,在情报组的十六夜蔷薇面前,打这种小九九是没有用的。如果说,战斗组成天面对的,是血肉横飞、生死攸关的场景,那么情报组一直以来面对的,就是无所不用其极的心理战。与各种各样的对手在心理上博弈、拉锯、争夺,这方面的锻炼,情报组的任何一个人都不会输给专门人士。

即使蔷薇的主要职责是网络上的情报搜集和处理,但是一般的规则她还是十分清楚的。就算现在,土御门已经倒下,自己身后的医生也是毫无战斗力,情势非常危急,可在久经考验的蔷薇看来,神前的挑衅实在是太没有水准。

蔷薇狠狠地咬了一下自己的右手食指。疼痛经过神经传递,光速到达她的大脑,驱散了本来驻留在那里的不安与恐惧。

“神前,我还想问你们跑这儿来做什么呢。”

“唔……”

神前虽然平常很喜欢呛人,但是正儿八经的言语交锋就不擅长了。蔷薇只是非常随意地转换了话题,她就不知道怎么往下接了。

黑羽见了,立刻终止了两人的对话:“别忘记我们的任务。这家伙怎么逃出来的一点也不重要,B组组长也不重要,重要的只有我们的任务。”

神前收敛精神:“哦呀,难得你会说出这么富有建设性的意见啊。那么,这个女的怎么办?”

黑羽知道,神前并不喜欢滥用武力,所以故作不屑地回答:“随你高兴。”

虽然,他在心里十分希望把蔷薇杀掉再说。

神前看了蔷薇一眼:“不管怎么说,任务是第一的。我们还是抓紧时间吧。”

黑羽一边警戒着蔷薇的行动,一边将手伸向第三重门。刚才的经历让他确信,这个暗室绝对不止只有两道门。“钥匙”既然藏在这里,一定在暗室的最深处。

特制金属打造的第三重门,迅速扭曲变形,像是被生生拧开的肉体,撕裂、崩坏,很快出现了一个洞。

在刚刚的战斗中,黑羽意识到,这个系列暗室的防御并没有想象当中的强硬。无论是空城计的使用,还是“情报中心”的反击,似乎都透露出一股示弱的气息。本来黑羽还觉得这有可能是个陷阱,但是当他解决掉土御门之后,发现这个地方的防御,很有可能真的就只有这种程度而已。

土御门最有力的反击,那个超级诡异的水球被破坏之后,似乎就已经失去了手段。如果只把这种招数作为最强手段的话,那就意味着B组的实力也就到此为止了。

当然,黑羽没有想到,B组明面上的四位队员里,战斗力最强的两人都不在这里。如果把暗里的组员折部亚切算进来,土御门的战斗排位甚至有可能进一步下滑。

当然,这必须考虑到,土御门元春作为魔法师,一直都没有办法尽全力战斗。

一旦确认了暗室里的防御很差,黑羽就失去了小心翼翼的理由。接下来,一切行动都要抢时间,在这里的侵入被外面的其他人发现以前,尽快找到“钥匙”。

所以,在破坏第三道门的时候,黑羽没有像前两道门那样谨慎,而是能力全开,转瞬之间,就在第三道门上撕开了一个一米多宽的大洞。

门的背后,Xaction中组织代号为A的第一人,学园都市最强的医生,冥土追魂,在眨眼之间发生在眼前的破坏和入侵中,陷入了短暂的迷茫里。

这几道门的隔音效果非常出色。也就是说,医生没有任何察觉到土御门战斗结果的机会。他没有想到,或者说不愿意想到,C组会以这么快的速度找到这间暗室,而土御门元春和十六夜蔷薇又会以如此快的速度败北。

“找——到——啦——!”神前看到最后一重暗室里,连接天花板与地面的中空圆柱中漂浮的黑色立体六棱星,本能地判断出了一个正确的结论——

那个东西,就是破音海燕所追寻的“钥匙”。

而现在,她和黑羽,距离任务目标只有不到三米的距离。

她看到了曙光。赢下整个“生命中最重要的任务”的曙光。

0 个赞
热门推荐
最新文章
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