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校园情感——《她如花般绽放》下

发布时间:2022-08-23 12:52:03   分类:动画资讯32 views

本栏目长期入口为APP端新闻页面的第个大图哟!!

投稿信箱:【shougao@dmzj.com

投稿格式:XX同人或原创-标题-TAG-作者/动漫之家ID

请附带文档或TXT附件,如投稿格式不对不予通过

投稿通过后的文章会逐步发送上线

欢迎大家前来投稿

如果遇到特别对胃口的,会有编辑姐姐来邀请你一起出本子哟~

原创同人汇总页:点此跳转


她如花般绽放(下)

作者:戏言者

第四章

我和她坐在候车室的金属座位上,看着黑色的时刻表板上的红色的字体和数在闪动,她穿着湖蓝色的牛仔裤,白色的衬衣的袖口拉出来长长的白布,她带着鸭舌帽,头发束成马尾从帽子后面的孔穿过来,我和她在熙攘的候车室里,看到了孤独和渺小。

“人总是从回忆中找寻慰藉,我这样做我以后会后悔的。”

“你不会后悔的。”

我不知道她是否开始犹豫,她的双手在颤抖,我一把握住了她的手。

“你不用管他会变成什么样,遇见他用着怎样的表情,说怎样的话,这一切只与你有关,你只需要做你想做的事就可以了,这应该就是你的愿望吧。”

“有时候我很害怕,一醒来,我在哪里,在做什么,光想一想我就觉得害怕。”

她屈起了身,好像承受着很大的痛苦。‘

我以为她会哭,但她没有,好像想通了什么,抬起了头,给了我一个太阳般的微笑。

“不为了眷恋和遗憾,我是在做我自己。”她领悟到了什么,自信地说。

我们走上了动车,她忽然就变成了孩子,对着窗外的风景大呼小叫,列车午餐的点心是馒头,但是里面却有馅。

“明明叫馒头,但却有馅呀。”

“在日本这是正常的事。”

“但却很好吃,有馅才好吃,到底要叫馒头还是包子呢,简直就是贴着馒头的标签的包子来冒充。”

“也说不上充数,在古代馒头都是有馅的。”

“干脆叫馍就好了,馍也是没有馅的面食,泡馍味道还是很不错的。”

我咬下馒头,金黄色的馅夹在馒头中间,柔软的面和甜甜的馅交融在嘴中,我连忙将另一口放进嘴中。

“在国内很少看过叫馒头的点心,我们经常会把白面馒头定性地定义为馒头。”

“有馒头这样的点心我一定全部吃完。”

“可以去日本呀,温泉馒头很好吃的。”

“说得我都心动了呢。”

“你不是有愿望的嘛,你想吃某些东西。”

“我没有说这就是我的愿望。”

我才突然意识到自己我一直小心翼翼地拿捏和她的措辞,仿佛在呵护一个易碎的艺术品,这一点让我感到有些悲伤。

她的开心快乐我不能理解,我只是假装我也和她很快乐。

吃完午餐,她拿出各种药品,兑着水喝了下去,我看到一打的药品我迟疑了一下。

“吃完了药,就想睡觉。”她苦笑了一下。

她全身上下都是病,她从出生就是一个缺陷品,但她的容颜完美无缺,她的母亲为了治她的病带着她来到了这个海边的城镇上,她对她的母亲说:“我想看大海。”她在八岁时来到了我住的城镇,她们搬家的时候,我就在我家民居门口外看着穿白色连衣裙的她,她的皮肤白皙,头发漆黑,一双大眼睛在说话,她站在公寓的门口看着我,我也看着她,好奇多过喜爱,阳关洒在街道上,一切都显着不真实。

她口袋的手机信息声响起,她抽出手机看了一眼,随手把手机关上。

“前男友求复合。”她表现得无所谓。

“是性格不合吗?”

“恋爱不是简单的事。”

“你也挺辛苦。”

“对于我来说,你应该也很辛苦,一个人生活。”

“比起一群人的狂欢,自己一个人反倒自由快乐多了。”

“虽然我怎么说你都不会改变自己,但希望你能稍微前进。”

“前进那里,人们总是自以为人会成长的,到头来只是在自欺欺人罢了。”

“为什么这么想呢?你其实也只是自以为是认为。”

“我们只会相信自己相信的东西,所谓的“不到黄河不死心”””““”

“人会相互信任的。”

“但人会互相欺骗。”

“你为什么不去相信别人呢?”

“这有什么关系,人就是这样的,在这个世上不能直视的是太阳和人心,我何必去相信别人。”

“不相信别人就是不被相信,你难道不明白这个道理吗?”

“我不愿意要虚伪的关系。”

“你只能一个人呀。”

我没有说话,她的话没有丝毫地改变我的想法,但她的最后一句话说得带有着一丝的伤感,是我错意了吗?我会一个人,我能想象这样的情况,我会一个人,我从小就是一个人,孤独是我的朋友,永远没有背叛我,这一点我认为我没错。

我掏出耳机塞在耳朵里,点开了音乐。

她怔着看着我,露着怒色,好像看我没有一点改变的样子,露出失望的表情,靠在软座上,头斜向窗外,她说:“你打算继续一个人吗?”

我装作没有听见,闭上了眼睛,其实我根本睡不着,须臾,我睁开眼睛,她轻轻地睡着了,鼻翼在翕动,胸脯轻轻地起伏,她微微曲着身,像个小猫,美丽得像个洋娃娃。

我们到达了目的城市,走下站台,走过天桥,在火车站旁的酒店里订了房,我们没带什么行李,在酒店里安顿下来,她躺在床上,弹指,睡着了。

我打开酒店里的矿泉水喝了几口,拉上窗帘,关上了灯,走下酒店,在街头没有目的地走,这是我从没来过的地方,我心感觉轻松,好像我能摆脱重力,我时常想我早已看透人生,活着有什么意思,心里不自觉地窜出自杀念头,当有这个想法时我也吃了一惊,我没有期望了,好像什么都吸引不了我的注意,我才变换着各种生活,为的是维系我和这个世界的最后一丝关系,最后一点留念,我好像活了很长的时间,像个垂暮的老者,下午三点的烈焰照在我的头上,我沁出汗水,我思考着,也好像一点东西也不想,思想仿佛很混乱,但又好像思路很清晰,我觉得时间很短暂,但短短的一条街我又好像走了很久还没到头,我忘了去的路线,但转过头来,我回到了酒店门口。

我想我该回去了,我走上楼,一打开门,一股茉莉花的芳香袭过来,她梨花带雨地拥抱着我,她紧紧地抱着我。

“你去了哪了?你这个混蛋。”

“抱歉,我出去走了一下。”

“你要是不见了,怎么办?”

“我不会消失的,放心。”

一个不久离世的人会害怕,总以为周围的人会离她而去,但真正离去的东西正是她自己,有时候老人会独自哭泣,我是这样认为的。

我拉着她回到了房间,抹去她的泪水,哭泣的她也很美丽。

“什么时候去?”

“我等下去吧,这是地址。”

我不知道她通过什么手段得到地址的,更让我担心的是重新组建家庭的她的父亲改用怎样面对他的女儿,我对这场见面忐忑不安。

我不知道这样会演变成什么结果,所以我讨厌未来。

“还需要休息一下吗?”

“不用了,我们走吧。”

我们踏上了旅程。

第五章

我们通过手机导航定位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找了两个小时,在一个坂道上的一个独栋公寓找到了她父亲的住所,我们在公寓下按了她父亲的门铃,但没有回应,可能没有回家吧,她说。

我们就在公寓的第一层等候室里坐着,保安得知我们是来找人的,热情地给我们倒水。

“他是一个稳重的人。”保安大叔这样形容她的父亲。

“我的记忆里,他是一个模糊的剪影,他的长相,他的声音,如磨花的录像带,我是在找一种久违的感觉,我想我找不到了。”她思忖过后说道。

我们等了半个小时,她看上去已经等不了了,我能理解这是一个煎熬的事,决心会被磨灭,烦恼会堆积,她已经不再期待那个被叫做父亲的男人。

“你知道气球这种东西吧。”

“我知道。”

“气球给人带来的真正乐趣不在于你紧紧地抓住它,而在于它飞离你那一瞬间的释放感,气球离开你的瞬间,你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带着一种失去感眼看着它越升越高,然而你期待这种事的发生。”

“你所期待的父亲不在这里,不在任何地方。”

“是的,我已经释然了。”

看来我们的旅程已经结束了。

无论我们走到哪里,看过怎样的风景,所有旅行的意义都在于走进自己的内心。

“我们走吧。”她站起来,像一个高大的女孩踮起脚触摸天空。

我们走出了公寓,这时,在坂道上,我们看到一个男人带着一个不到十岁的小女孩,后面跟着一个年轻的女人,这个男人带着一副玳瑁宽眼睛,西装笔挺,一副知识分子风度,她怔住了,她仅仅看了一眼就认出了这个男人的身份,这是父女之间的感应,而那个男人也注意了她,停下了脚步,他也在记忆中找寻经验。十多年了,人的相貌会变得不一样,我很难相信他们是怎样使他们自己相信眼前的人就是亲人,她后来和我说,是一种稀薄的气味,随着时间逐渐变淡,如果再过几年,她会认不出那个男人的,但问题是她没有几年了。

她还是认出了他,她的父亲。

她鼓起勇气走上前,对着男人说:“爸爸,你还认得我吗?”

男人吃了一惊,表现得“遇到不可能发生的事”,花了几秒钟的时间稳定了情绪,对她说;”你是嘉嘉吗?”

一股温暖的记忆在她的脑海中涌现出来,她带着眼泪笑了,她走出了回忆,如同海平面上闪动着白色的光芒。

“我是嘉嘉。”

“没想到你这么大了,你的母亲应该不容易吧。”他提了提眼睛。

“后面的女人看到父女的相遇有些不高兴,拉着女孩往公寓走。

“上去坐坐吧。””

“不用了,我们要走了。”

“这么急吗,那不耽误你们了。”男人从西装外套的内口袋里拿出黑色的钱包,抽出十几张百元钞票,塞给她。

“不用了,我不需要钱。”

“你拿着,我没有什么给你的,这些拿着去花吧。”

我看着他们在推让,对少女说:“你还是拿着吧,这也算是一份心意。”

她收下了,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下了坂道,她的父亲站在公寓门口看着我们走远,而她一次都没有回头,她说,她不能不回头,怕离别会落下眼泪。

我们走在居民区里,远处传来广场舞的歌曲,家家都在亮灯,我们走在灯火之中,空气有股炎热,我们用刚刚拿到的钱买了好多瓶灌装啤酒,都是冰镇好的,用白色塑料袋子装着,走在一条饮食街上,餐厅的霓虹招牌光影陆离,我们走在人群中,她拉着我的手不放开,她领着我走,走到了一座桥,到了一条河边,走下台阶,来到河边的简易沥青路上,路向河方向延伸出斜率很低的青草坡,下面还有一条小路,我们在沥青路和青草坡的交界处找到了一张木板宽凳,河面吹来清爽的风,将我们的刘海吹散,我们各自拿了一罐啤酒,迫切地喝了一口,苦涩的味道在口腔中溢出来,几口下来,我的额头有些微烫,我开始恋上了这种苦味。少女尝了几口,忽然一口作气把剩下的全部喝完。

“你喝慢点,你以前喝过啤酒吗?”

她咕噜喝下肚缓了缓,说:“没有,我第一次喝。”

“味道好吗?”

“说不上好,但喜欢上了那种味道。”

我们在喝酒这件事上找到了共同点,我认为我们是不同世界的人,一辈子都不会有交集的,当她遇到我,我遇到她,这个故事无可奈何地发生了。

夏日的夜晚有着梦幻的气息,路灯的灯光点缀着魔法,我们微醺,看着对岸的人们在散步,她靠在我的肩上,闭上眼睛,感受风。我们一罐一罐喝着啤酒,直到再也喝不下去为止,我的眼睛里跳动着雪花,我和她摇摇晃晃地走在河边沥青路上,她突然趔趄向前,我急忙扶住她,她和我说,不要紧,我可以走。我们走过桥下大道,走上人行道,走过一个高中学校,然后一个十字路口,转向酒店的方向,我们的心在酒精的作用下变得像蝴蝶,飞离了我们的身体,我们遇到一个垃圾桶,我们站在一定的距离,把空的啤酒瓶罐头投进去,当投进去时,她就欢呼雀跃,没投进时,就一脸失望。在夏日的夜晚,喝醉酒是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我告诉你一个故事。”

她思忖片刻,说:“我听着。”

“从前有一对好朋友,他想说什么他的朋友都理解,你能理解我说的吧,就是好朋友上的关系,一天,他们来到海边,男孩的朋友脱掉身上的衣服,只留下短裤就跳进海中游泳,男孩坐在海边沙滩上拿出从公立图书馆的书看,一个小时过去,朋友没有回来,他有点焦急,他没事的,他这样安慰自己,接着一个小时,朋友还是没有回来,男孩哭着寻求路人的帮忙,没人当他一回事,他哭泣着回到家,他的家人才报警,不久传来那个孩子的死讯,这个失去朋友的男孩从此变得性格孤僻,他没有朋友,他不需要朋友。”

“就是这样的故事。”我说。

“这样,谢谢你的故事。”

回到酒店,少女打开自己的包包,把各种各样的药吃了一遍,然后去洗澡,我听到水流声,心里不免胡思乱想,她用白色的浴巾擦着头走出来,她笑着向后坠落到白色的床上,没过多久,她躺在床上,坠入了梦乡。

我看着她的睡颜出神,不免流露出伤感。

我在回来时问她:“你不告诉你的父亲你只剩下不到三个月的事情吗?”

她说:“没有这个必要,他的生活已经不需要我的存在了。”

我想了一下,思绪翻涌,我停下脚步,看着她走在前面然后回头看我,我说:“你希望活下来吗?”

她一脸忧愁,苦笑一下,若有所思地看了别的某个地方,坚强地笑了。

“我想活着,但我已经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她转身向前走,我突然有种错觉,她会走向我不知道的远方,而我只能看着她一点点地远去。

我感受到一股温润的液体流出我的心脏,我第一次为他人动容,少女的心愿结束了,我们该回家了。

第六章

“最近你和嘉嘉走得很近呀。”一个外表俊朗的少年挡住我的路。

我看着他敌意的眼神,叹了口气,什么也没辩驳,说:“你挡住我了,请麻烦让开。”

“这小子就是欠揍。”一个孔武有力的平头少年抖动双肩,跃跃欲试。

“对于你们来说,我是怎样的对我无所谓,你们只因为我和你们所说的女生亲密的关系生气的话,只能说你们太心胸狭隘了。”

“不是,最近嘉嘉都不和我们在一起玩,我们才过来问你怎么回事。”一个齐刘海的少年解释道。

“你们为什么不去问她本人呢?”我说。

他们沉默了,是问不出口,还是得不到回答呢?这我无从知晓了。

“不好意思,我该走了。”

外表俊朗的少年让了道给我走,在我和他擦身而过时,“你们是从什么时候认识的?”

我说:‘“在和你们认识的很早以前我们就认识了。”

据说有人看见我和她在街道走在一起,我和她的事传遍了全班。

明天周六,我准备去钓鱼。我回到教室,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她。

我不在乎别人的说辞,我一直以来都是孤身一人。

现在我好像不是孤身一人,但不久我还会变成孤身一人的。

周六的阳光明媚,白云飘在蔚蓝的天空中,我带着宽沿草帽,双手提着钓鱼的工具,钓鱼的工具相当得贵,这是我叔叔送给我的,我是不擅长拒绝他人的人,所以收下了,我偶尔会去海边钓鱼,钓了一年了,到底还是外行。

我在公寓的门口等着,她穿着宽松的白色短袖上衣,牛仔短裤扎得很高,她剪了一头短发,发梢略带着金黄色,她带着墨镜,背着小小的单肩包,轻巧而来。

我们往东走,走到了海边,沿着海边公路漫步,她嘴巴一直都没有停过,说着学校发生各种有趣的事,而我只是在随声附和。我们来到一个海滩,海滩是一片沙地,在沙地中分散着些许的礁石,一道水泥堤建向大海的方向,水泥堤很宽,我们走上了水泥堤,我看到了两个人,一男一女。

很明显的是她的朋友,那个男生就是那个面相俊朗的少年,女生则是齐刘海单眼皮的少女,他们一看到我脸色就变了。

“你怎么叫他们一起来的?”

“人多一点不好玩吗?”

“钓鱼不是一件人多就好玩的运动。”

“原来钓鱼也是一项运动呀。”

我没有好脸色的给她看,我走过那两个人在一个比较好的位置布置了简易坐凳,打开渔具,组装起钓竿。

“阿和的爸爸喜欢钓鱼,他自己也喜欢钓鱼,你们会有共同的话题。”她在我的身边说一些缓解尴尬气氛的话。

我吁了一口,说:“我们一起钓鱼吧。”我的声音没有抑扬顿挫,但已经是我尽全力说的话了。

那个叫阿和的男生对我还是有敌意,走到我面前,拿了一个超市塑料袋给我,“选吧,什么喝的吃的自己拿。”

“不用了,你们吃吧,在家里我已经吃饱了。”

我把线布置好,配好饵,我用拟饵,一甩线圈不断转动,饵的那端飞出好远。

“你的头脑不仅仅是读书好,你的手法很像一个专业的钓鱼者。”

“谢谢夸奖。”

他拿出自己的钓竿,但他说他还不懂组装,我随意一看,马上睁大眼看了这漆黑的钓竿,这钓竿不得了。

“你父亲是干什么的,这个钓竿价值十多万呀,进口货呀。”

“我父亲是地产商,他也就爱好钓鱼而已。”

我抚摸着这个钓竿,生怕他有什么损坏,我帮阿和组装好钓竿,自己就坐在自己的凳子上,抽出一本书。

这时,他们已经开起了聚餐,海风和煦,但我不讨厌这种感觉。

“你要不要一起过来。”

我不太喜欢人多的地方,但这时候我不介意。

“我能加入吗?”

“当然。”

我走向他们,他们接受了我。这种感觉我从来没有体会过,我感觉自己正被春风吹过,我不讨厌这种感觉。

静香的父亲评价大雄时说:“为他人的幸福而感到幸福,为他人的悲伤而感到悲伤。”

这句话不是假话,人可以做到这点的。

我保持着沉默,我自知自己不擅长说话,但我能感受到话语带来的快乐,我微笑着喝着饮料,饮料异常得甜,我很喜欢这个味道。

阿和又去了一趟超市,买来很多东西,我们一边吃着零食喝着饮料,一边等着鱼上钩,突然阿和的鱼竿有动静,我们一群人都围了上去,我冷静地拿起鱼竿,急忙收线一提,钓上了第一条的鱼,她跳起来,像迎接一场胜利。

我们就这样在海防堤上度过了一天,阳光消失了,地上有了阴影。

我们收好东西捡好垃圾,在第一个海边岔路口分别,我和她走在回家的路上。

“我第一看到你笑。”

“我笑了?”

“我看到了。”

“我以前以为世界就是我所看的那样的,现在看来,世界也可以是另一种样子。”

“你能这样想,我真的很高心。”

我们谈论一些哲学的问题,在天黑之前我们回到了家。

周一,她没有来学校。

她病了,住进了医院里。

阿和约我去医院,我答应了。

我穿着整洁,是学校的西装校服,阿和买了一束花,不同种类的花聚集在一起。

我们来到医院,走上了楼梯,她在床上坐着,看着窗外。

我最后一个走进病房,是间单人房。

我看着她,心有些疼。

我什么都没说,大家全部都和她说了一些话,大家都没有注意到我的存在,大家其实都不知道她已经没有多少时间的真相,露出欢快的表情,愉快地走出病房,我也跟着走出去,就在我准备离开时,她叫住了我的名字。

阿和给我一个眼神,让我留在那里。

我找了一张板凳坐在她的身旁,我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这是我痛恨起自己的不善言辞来。

她张口说话,有点吃力,她憔悴了好多,双肩单薄好多。

“花虽然存在很短的时间,但真的很美丽。”

我只是附和。

她的感情随着纷乱的语言喷流而出,她的眼角汇集了眼泪,她坚持着微笑,我听到碎裂的声音。

“够了,我知道了。”

我悲伤地说。

“如果,这个世界存在如果,我希望和你活下去。”

“我知道,我心存感激。”

“该谢谢的是我。”

我们沉默地悲伤地看着对方,很久很久,我什么都做不了,只能悲伤地坐在她的旁边。

两个月后,她走了,医生说,她走得很安详。

第七章

她的母亲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徒,她的葬礼在一家山顶的寺庙举行,我爬上了高高的山顶,穿上父亲给我的西装,穿过中国样式的鸟居,这座寺庙没有围墙,我在询问下找到了举办她的葬礼的建筑,我看到齐刘海的女生在门口徘徊没有进去,她一定没有勇气面对自己的好友去世,我悄悄来到她的身边,对她说:“进去吧,她在等着我们。”

我们推开门走了就去,仿佛开了一个未知的未来。

我们看着入殓师给她化好妆,她美丽极了,就像睡着了,齐刘海的女孩没有忍住,哭了起来,渐渐变成嚎啕大哭,我没哭,但双手冰冷。

下午,灵车来接她来了。

她的母亲抱着棺椁疼哭,不想让她离开她。

一整天里,我看到都是面无表情的人,他们只有很少的一部分是极力隐藏心中的悲伤,我和阿和虽然不是亲戚,在请求下,她的母亲允许我和阿和留下来守灵。

守灵会也是在寺院,饭菜都是斋饭,僧侣允许阿和买些啤酒来寺院里,我和阿和买了一大袋的啤酒。

我们你一句我一句,聊天聊地,一瓶接一瓶地喝着啤酒,午夜时,阿和说去厕所,走出门口,我喝了几口,觉得也想上厕所,我喝了很多啤酒,但不是很醉,我走在砂砾路上,听到了低沉的哭泣的声音,我循着声音找了主人,是阿和。

阿和是喜欢她的,喜欢到可以用爱来形容了。

我不想打扰他,让他哭个够吧。

凌晨三点,阿和刚开另一瓶啤酒,就突然躺在矮脚桌上,我扶着带他来到休息室,轻轻将他放在床上,我回到守灵会场,继续斟酌着酒,一点一点等待黎明的到来。

我的双眼沉重,但一点也不觉得困。

我在黎明到来的纯白的世界里走在寺庙的小路上,我踱着步,感受着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我摇摆着身体,将胆怯恐惧疲倦甩在身后。

一阵风吹过,我意识到了生命。

我仰望着天空,对着手心一横一竖一撇一捺,写下每个人都会说的一句话。

好像还没有长得能说成一句话。

那便是:

再见。

第八章

我已经不会再说“不和任何人深交,不专注任何一件事”,我有了朋友,我尝试做些专注的事,在高三最后的时期里,我当了一年的图书管理员,一天,我在工作柜台上做物理竞赛题,一个高一的学妹拿着一张信找上我,说,在一本书里发现这张信,我看到信上面写着我的名字,我问学妹,那本书的名字叫什么?

“叫《非线性变量数学》。”

线串联在一起。

我打开信,看到了她写下的文字。

“知道秘密的同学

你好,你从来不会把看过的书再看一遍,就算要再看也会花上很长的一段时间才会重新翻开,我也不知道你会不会看到这份信,这一切都交给上天吧。

很早以前我就喜欢上你,我喜欢你的全部,但抱歉这么晚才走向你的世界,当我知道只剩下三个月的时间时,我觉是时候向你表白了,原谅我从来没有一次说过喜欢你,我走进了你的世界,擅自改变你的行为和思想,我只希望你能不再孤单下去,你要有个幸福的人生,替我好好活下去,替我看没看过的世界,替我见识有趣的人,替我感受爱。

再见了,希望爱能找到你,找到你时你很幸福。”

爱你的嘉嘉”

积压的情绪瞬间从我的心中奔涌出来,我眼眶湿润,那个女生看着我问你怎么了。

我说:“我刚和她告别。”

我走在回家的路上,夕阳拉长我的影子,我对着夕阳极力地挥手,我在告别,同时也在感谢。

这是黄金般的三月里,我第一次感受到活着的感觉,我为活着而感到开心喜悦。

三个月的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我在某处会一遍一遍呼唤你的名字,纵然你不在那里了。

我将你的名字用金属的碎片刻在我心中的孤岛上,我将牢记于心。

当我想起她的名字,我便看到了她。

她如花般绽放。

0 个赞
热门推荐
最新文章
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