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丹特丽安的书架》同人——《新时代的传说》7

发布时间:2023-05-19 15:30:09   分类:漫画资讯229 views

本栏目长期入口为APP端新闻页面的第个大图哟!!

投稿信箱:【shougao@dmzj.com

投稿格式:XX同人或原创-标题-TAG-作者/动漫之家ID

请附带文档或TXT附件,如投稿格式不对不予通过

投稿通过后的文章会逐步发送上线

欢迎大家前来投稿

如果遇到特别对胃口的,会有编辑姐姐来邀请你一起出本子哟~

原创同人汇总页:点此跳转


新时代的传说第六卷(2)

作者:像猫儿一样睡觉

新时代的传说第一卷新时代的传说第二卷新时代的传说第三卷新时代的传说第四卷新时代的传说第五卷新时代的传说第六卷(1)

第三章

“那个,你是谁?”

琴看着挡在自己身前半大的男孩,疑惑的问道。

“你没有时间犹豫了,你的人需要你的领导。”

现在这片战场处于混战人类士兵依靠刚才的混乱冲入了异种们的阵地展开了惨烈的近身战,在近身格斗方面异种根本不可能与训练有素的士兵相抗衡。

“……明白了他就交给你了。”琴看着正在努力维持战线的同胞,决定信任这个突然出现的男孩。

“我,兄弟会——琴……”

“……叶星雨。”叶星雨犹豫了会儿,用汉语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非常感谢你的帮助,叶。”


刚才被叶星雨一枪撂倒在地的X站了起来,全须全尾的站了起来,不过这也在他的意料之中。

叶星雨不多说什么废话直接举刀上去就是砍,X轻松躲过了他的刀,接着第二刀、第三刀、第四刀……

叶星雨的刀法毫无章法只是随着力气挥动,像一个没有接受过任何训练的普通人只知道乱劈充满了狂气。

规避动作非常的熟练,可以说是条件反射性。看样子是在被制造成之前,原体就受到了格斗训练非常擅长战斗了吗。

再加上之前,以沙漠之鹰的威力近距离击中完全可以产生爆头效果,但他却没有受到任何伤害,那么可以认为他还有着“治愈”或者“不坏”之类的异能吗……

叶星雨评定着这个X的战斗力,看样子有些棘手。

……

“……将X目标设为这亚裔男孩。”

这男孩的动作虽然看起来非常的外行,但对于自己的最高杰作,医生很明白X不可能被“外行”压制,看起来对于X的初次实战测试会得到很好的数据

……

X的视线从琴身上,转移到了刚出现的叶星雨,看样子操纵X的人将目标转变成了叶星雨。

一再退让的X也不再退让,他的左手抓住了叶星雨的合金刀刃,巨力瞬间将其捏成碎片,右手握拳击向叶星雨。

叶星雨松开握住刀柄的手,用左臂挡住了那一拳然后借力向后退,X也跟进不打算就这样放过他。

X使用了瞬移异能,出现在叶星雨身后。

叶星雨凭借自己强大的直觉,在X出现在他身后之前提前拔出了腰间的沙漠之鹰,头也不回的对身后开枪。虽然子弹的物理伤害无法对这X造成实质伤害,但其中蕴含的冲击力却不会消失,依旧能够造成X动作短暂的迟滞。叶星雨稳住了身形右脚踏地,回身来了一记朝天脚正中那X的下巴,把X重的不正常的身体踢飞了百米之高,但X使用了瞬移回到了地面继续向叶星雨攻来。


“砰砰砰砰!”

“快攻击!”

“炎流!”

琴尽力维持战线但双方战力差距太大了,不断的有人被杀或被俘,而且这些人类士兵开始迂回将他们包围。

钢色巨汉将没有子弹的火神炮砸向那些士兵,来到琴的身边相互掩护。

“琴快点带着其他人走,我挡住这些人类。”

“钢力士,你说什么胡话呢?要走一起走啊!”

“不行来不及了!西部的精英不可以全部损失在这里。”

“可是——”

“喝啊!”

从天而降的吼声打断了琴的话。

米里手握金属手杖从天而降赤红的双眼发红光将手杖用力掷向地面,手杖触地冲击波以它为中心将所有站着的人都给击倒。米里半跪在地面回了一口气,拿起手杖拉起了琴。

“闪烁可以了,快!”

闪烁在庇护所的保险库中打开了空间通道,金丝雀们走了出来她们五胞胎的双眼都发出了绚丽的蓝光,强大的意念冲击袭击这里每个人类士兵,让他们头痛欲裂无法站起来战斗。

“走!”

金丝雀们无法撑太久,人数太多了。西部精英们快速撤离很快就只剩下琴和米里在通道的另一边。

“琴该走了。”

“不行,叶还没来。”琴不想丢下叶星雨独自离开。


叶星雨为了不让他和那个X间的战斗波及到其他人,将X诱离了主战场。

叶星雨手握着备用的短弧军刀,看着站在他不远处被军刀划开肚膛的X,皮肉之下露出来的除了内脏还有钢色的肋骨。

“原来如此吗?将内部的骨骼改造成金属,再加上自愈的异能就坚不可摧了吗。”叶星雨挂上了一抹微笑,“才怪。”

只要这X还是人型,叶星雨就能制服他。

叶星雨收回他的短弧刀,双手张开做出擒拿姿势,他快步上前扑向这个X避开了X的拳击,叶星雨分别抓住了X左右手腕。叶星雨经过千锤百炼的身体不可能被这X粗制滥造的身体比下去,无论是力量还是肉体的强度均是叶星雨处在顶点,而且叶星雨已经摸清了X瞬移异能发动条件。

“咔咔!”

X手腕手臂的骨关节被叶星雨瞬间弄脱臼了,关节脱臼不会造成身体损伤,因此X的自愈异能并不会发动,但同时可以剥夺X的行动力。叶星雨腾出右手伸出两根手指,插进了X的眼睛里一勾将眼球连同下面的软组织。

通过叶星雨之前的观察发现这个X瞬移之前视线会有短暂停留在下一次出现的地方,想必确认瞬移位置是需要视觉得直接确定,所以叶星雨直接毁掉了X的眼睛即便是复原也仍需要时间重新获得视觉。

接着叶星雨左手抓着右腕绕到X的身后,腾出的右手抓紧X后颈把他摁在地上,随之膝盖顶在X的脑袋上把他的脸慢慢的按进泥土里。X不断的挣扎,压着他的叶星雨神情冷漠纹丝不动。X的身体虽然经过人为的改造,但依旧保持着与常人无异的生理行为,都需要呼吸来维持生命。

机械性窒息 ——


窒息前期。机体发生呼吸障碍,首先是氧气吸入的障碍,因机体内还有一些氧的残留,故短时间机体无症状。此期一般持续仅0.5~1分钟,身体虚弱的人难以支持,而身健或训练有素的登山、潜水运动员,却可延长3~5分钟。

吸气性呼吸困难期。机体新陈代谢耗去体内的残余氧并产生大量二氧化碳储留,使体内缺氧加重,在二氧化碳的刺激下,呼吸加深加快,但以吸气过程最为明显,呼吸呈喘气状,此时心跳加快,血压上升。此期持续约1~1.5分钟

呼气性呼吸困难期。此期体内二氧化碳持续增加,呼吸加剧,出现呼气强于吸气运动。此时机体颜面青紫肿胀,颈静脉怒张,呈典型的窒息证象。并可能出现意识丧失、肌肉痉挛、甚至出现排尿排便现象。此时为呼吸暂停期。此期呼吸中枢由兴奋转为抑制,呼吸变浅、慢,甚至暂时停止,心跳微弱、血压下降,肌肉痉挛消失,状如假死,此期持续约1分钟。

终未呼吸期。由于严重缺氧和过多的二氧化碳积蓄,呼吸中枢再度受刺激而兴奋,呼吸活动又暂时恢复,呈间歇性吸气状态,鼻翼扇动。同时血压下降,瞳孔散大,肌肉松弛。此期持续一至数分钟。

呼吸停止期。此期呼吸停止,但尚有微弱的心跳,可持续数分钟至数十分钟,最后心跳停止死亡。

十五分钟后,X钢铁骨骼下强壮的心脏声不再传到叶星雨的耳朵里,一切挣扎都停下了。

窒息死亡会让普通人重要的器官损伤导致死亡,但X拥有强大的自愈能力可以让他损伤的器官复原,让其一直处于生死之间。

叶星雨站起来强大的感知力告诉他异种们已经开始撤离了,那么叶星雨的任务也就完成了。

“咻——”

尖锐的破空声从上空传来,叶星雨抬头向上看一枚导弹带着火红的尾焰向庇护所飞去。

“看样子还没结束。”


“轰——”

导弹直接集中了庇护所,坚固的混泥土建筑物瞬间夷为平地,闪烁那边产生了剧烈的震动导致闪烁无法维持空间通道,琴和米里被留在了外面。

“闪烁!闪烁!你们没事吧!”

“……米里大家都没事,你等一下我现在就再打开通道。”

无线电里好一会儿才传来闪烁昏昏沉沉的声音,虽然上层建筑物被完全摧毁了,但在地下如堡垒般坚固的金库幸免于难。

“不用了你们快走吧,我们没希望了。”米里直接回绝了。

他和琴背靠背与已经将他们团团围住的人类士兵对峙,闪烁的空间通道被切断的同时,金丝雀们的意念压制也消失了。如果闪烁再展开通道的话,也会让他们受到危险。

“……明——白了。”

对于他们异种来说舍弃同伴或许已经是一种生存的必备技能了……

米里和琴紧靠在一起周围的人类士兵拿着步枪一致对准两人,双方之间死亡气氛就像绷紧的弓弦,稍用点力就会断掉。

在这个距离下米里和琴的异能根本无法抵挡步枪的威力,绝境般的局面。

米里和琴缓缓举起了双手,投降。


医生站在庇护所的废墟旁,士兵变成了建筑工人正在清理碎片瓦砾。这次行动只收获了几具异种的尸体,两个活的异种,可以说是一次失败的行动。

医生拍拍衣袖的石灰来到一边,几个士兵正在看守着琴和米里。琴和米里戴上了爆炸项圈蹲在地上双手抱头,示意自己没有抵抗的意图。

“说吧,那个亚裔男孩的异能是什么,他是什么时候吸收进你们组织的?医生站在他们前面居高临下的问道,神情冷漠。对于那个亚裔男孩

琴偏过头不看医生的嘴脸,米里低头沉默但身子稍稍向琴靠拢,想要护住她。

“不回答是吗?”对医生来说也没什么,反正他们以后也会说的。

“带他们走——”

医生话还没说完,一把微凉的军刀抵住他的喉咙,掐断了他的话。

“把他们脖子上的项圈解除掉。”

叶星雨将在场地位应该最高的医生作为人质,毫无惧色的站在敌人之中。

“吼~小小年纪就会挟持人质了,但你真的认为会像电影演的那么顺利。”医生的话语中没有丝毫恐惧,“一分钟后这孩子还没放下他的刀,就引爆这两个异种的项圈,不用管我。”

医生是认真的。叶星雨慢慢放下刀。

“这才是乖——”

“坎贝尔先生,你搞错了两件事。第一我和那两个不是同伴,也是今天才认识的。我救他们是因为他们知道一些我想知道的事情而已。其二,在场的都是人质。如果让我的期望落空的话,我不介意把你们全杀了。”

叶星雨说出最后一句话时,锋利的军刀毫不犹豫的刺进了医生的左胸腔。

第四章

露西娅穿着围裙在厨房里忙活着,准备今天的晚餐。小灰则是慵懒的趴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电视里幼儿节目,尾巴欢快的摇着看起来很高兴。

小灰的生理年龄是早已过了看幼儿节目的时间了,但她的心理年龄依旧还是如同三岁的幼童。她虽然可以听懂英语,但在语言表达能力上只能用“啊呜”、“昂”等这些象声词来表达,这让叶星雨和露西亚不得不想小灰以前是生活在什么样的环境啊!他们也不敢问她以前的事,担心会伤害到她。

“小灰吃饭了。”

露西娅关了燃气解下围裙一边洗手一边喊客厅里的小灰吃饭。

小灰飞快的跑过来一下跳到了椅子上,准备伸手就抓起桌上的菜来吃。

“啪——”

两根筷子重重的打在了小灰的手上,疼得她“啊呜”的叫了一声,满脸委屈抬头看向露西娅。

“去洗手,才能吃饭。”

小灰乖乖的从椅子上下来,挤了些洗手液在手心中,打开水龙头用力搓手按照叶星雨教她的洗手七步法,一丝不苟干干净净的洗好手,然后回到椅子上端端正正的坐好。

露西娅监督小灰做好这些后,这才坐下来。

“我开动了。”

“我开动了。”

小灰的行为模式偏向于野兽,没有太多的人类常识,所以叶星雨就委托露西娅教导她,并照顾小灰的日常生活。毕竟身为男性叶星雨有太多不方便的地方,而且小灰好像有些害怕他。

露西娅坐在小灰的对面,看着她还有些笨拙的使用名为“筷子”的餐具。露西娅能够在一个月里将小灰教导成这样,其实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有叶星雨的帮助。

对于小孩子的撒娇和小别扭,露西娅真的没有应对的方法,她的性子太柔了无法做到像铃音或者叶星雨那样的果决,所以教导小灰时总被对方小狼一样的狡猾给耍得团团转,可是小家伙的小伎俩在叶星雨面前可没什么。

有错必罚——是叶星雨信奉的教条,只要每次小灰捣蛋,叶星雨肯定会狠狠 的惩罚她,所以小灰每次在叶星雨面前乖乖的像只小奶狗。

“露西娅……不吃吗……”小灰奶声奶气的问道,这孩子很聪明只需一个月的学习就基本的掌握了一种语言,但发声依旧还是有些不连贯,“肉……很好吃……”

露西娅这才意识到自己筷子连动也没动,“嗯……没关系的小灰,我只是没什么胃口……”

“是在……担心头领吗……”在群居动物中最强的会成为部群中的老大,而叶星雨则是他们之中最强的,因此小灰称呼叶星雨为头领(这是她学到的第一个关于领导者的词语)。

一语中的。

露西娅确实很担心叶星雨,从昨天晚上开始一直担心着他,而他却直到现在也没有回来,让露西娅的心一直静不下来。

“放心……头领很强……不会有事。”

“谢谢啊,小灰。”露西娅笑着,“还有不要光吃肉,还要吃蔬菜。”

“啊呜Ծ‸Ծ”小灰的小脸瞬间变成了个苦瓜脸。

“叮咚——叮咚——”

门铃响起,露西娅条件反射的拔出随身携带的小巧的女士手枪,示意小灰不要出声,利用自己忍者的功底悄无声息的摸到了门边。

“叮咚——叮咚——”

门铃再一次响了起来,露西娅靠近猫眼看到门外的那个人,愣住了,接着是如释重负的喜悦,她迫不及待的打开门。

叶星雨完好无缺的站在门前。

“欢迎回家。”

“嗯,我回来了。”


“……小露西娅再给我一碗饭。”

“啊……哦,知道了琴小姐。”

露西娅接过被琴扒的干干净净连一粒米也不剩的饭碗去打饭了。

在一旁的米里都快把头低到桌子下面了,太丢脸了。在才认识不到一天的人的家里这么大快朵颐,实在是有失礼仪,尤其一旁用哀怨的眼神看着他们,有着银灰色长发和犬科类尾巴与耳朵的小女孩,让米里头低得更低了。

米里在桌底下拉拉琴的衣袖,“琴注意点,这里别人家。”

“没关系的,米里先生毕竟大家已经一天没有吃饭了。”叶星雨在琴之前接过了话头,“还有琴小姐,你这样狼吞虎咽会让胃消化不良的。”

琴嘴里还塞着食物没法说话,只能用点头来回答。米里也算是半放弃的叹了一口气继续吃饭。

他们真得很饿。

从早上人类进攻庇护所开始,他和琴一口早餐都没吃就投入了战斗,然后被叶星雨救下后,他们又开始马不停歇的长途奔袭。庇护所离这栋小别墅的距离也就差不多十公里的距离可以说还是很近的,但叶星雨担心人类士兵追踪他们的踪迹,从而暴露露西娅她们的存在,所以叶星雨带着琴和米里绕了一大圈,将近八十公里,大部分都是山林地带。

整整一天他们都在跑,别说吃饭连口水都没喝过。对于这种高强度的奔走,叶星雨的身体可以完全承受,但米里和琴的身体吃不消,最后的二十公里全靠叶星雨扛着他们回来的。

“星雨先生,你还要饭吗?”

给琴打来了饭后的露西娅看到叶星雨的饭碗里一粒米也不留干干净净,所以尝试的问道。

“谢谢了,露西娅不用了。”叶星雨看向桌上被她热起的菜肴,“你一直等我,谢谢了。”

露西娅午饭和晚餐的菜都会准备多一份放进冰箱里保存,希望叶星雨回来的时候随时准备好。

“……不用谢星雨先生,这是我应该做的。”踌躇了一下,露西娅又问,“这个……我做的菜好吃吗?”

“嗯,很好吃。”


吃完饭后,琴赶紧跑到浴室里洗澡,露西娅收拾碗筷,小灰继续趴到沙发上看电视,叶星雨和米里则是到别墅里的书房单独谈话。

“你和那个人类认识?”米里直接进入了主题。

在叶星雨劫持医生,称呼他为坎贝尔先生,显然是一早就知道那个男人的身份。由于不久前因为间谍的缘故兄弟会遭受了极大的损失,米里现在对所有陌生人保持着敌意,尤其是对叶星雨这种不请自来的帮手。

米里红色的眼睛发出危险,握紧手中的手杖,“你有什么要辩解的吗?”

“两件事。”叶星雨大大方方坐在书房master坐的宽大的椅子上,对米里竖起两根手指。

“第一,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你自己不是很清楚吗。”

瞬间米里的气势弱上了三分,在叶星雨无畏的直视下,被压到在凳子上坐好。

“第二,我并不认识那男人,我会知道他的名字是因为我有着可靠的情报源。”

米里没有完全相信叶星雨的话,但眼中的敌意减少了许多。

“你是谁?谁训练你的?所谓的情报源又是什么?”米里接连提出了三个关键的问题。

“我的真名叫叶星雨,十五岁来自中国,姑且算是异种吧。训练我的人我还不能透露,因为这样可能会给她造成些麻烦。至于我的情报来源等我们都整理好自己再说,因为解释起来要花上好长时间。”

叶星雨的回答有许多暧昧不明的地方,米里也不强求,正如他不信任叶星雨一样,叶星雨也没有义务毫无保留的对他掏心掏肺。

“那最后一个问题,医生为什么会放过我们?”

米里很疑惑这一点,医生明明已经打算玉石俱焚了,可叶星雨捅了他一刀后,就立马下令放了他们。

“因为人都喜欢说反话。他说不怕死,恰恰说明他怕死。所以我赌了一把,让他体会一下死亡。”

“可你赌错了呢?”

“那就只好杀光他们为你们报仇了。”


女士们依次洗好了澡后,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米里和叶星雨分别用了十几分钟的时间才把自己洗干净了。

大家都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叶星雨他们一边,琴和米里一边泾渭分明,毕竟他们认识才不到一天。

“……米里先生,琴小姐你们应该想知道来自外国的我为什么会知道你们庇护所的位置吧。”

双方短暂的对视一眼后,就由召集大家的叶星雨开头。

穿着男士和女士睡衣(叶星雨和露西娅的睡衣)的米里、琴对视了一眼然后点点头。

“虽然我不认为叶你是人类的走狗,但我和米里必须要保证其他同伴的安全。如果叶你无法自证身份的话,即便你杀了我们,我和米里也不会透露半个字有关于其他藏身地的事。”

由琴率先摊牌了。

“我明白两位的顾虑,毕竟你们刚从内部清理一大批间谍。那我首先介绍一下我身边的两个同伴吧。”说着叶星雨摸摸趴在他大腿上看电视的小灰如丝绸滑顺的银灰色长发,“这孩子如你们所见是个异种,她是一个月前被我和露西娅救下,这孩子不太会说话,‘小灰’这个名字是我给她取的。”

听叶星雨这么一说,再看着小灰犬科类的耳朵和尾巴,米里想起了一个月前“狼孩”的消息,那时他认为这是一名野生的异形同胞,本来是打算将这“狼孩”接到西部保护起来,可是没想到袭击接踵而来他们遭到了重创。

叶星雨又看向露西娅,“她叫露西娅来自日本,日法混血,十三岁,是生活在阴影面的人。”

激烈的红光,绯红的火焰在叶星雨说出“阴影面”三个字时同时出现,小灰在沙发上伏低身体尾巴高高竖起对着琴和米里低吼,露西娅右手向腰后探去坐在沙发上全身肌肉紧绷准备随时暴起。

“都冷静下来。”

叶星雨淡淡的话语在紧绷的空气中响起,“露西娅。”

他向露西娅摇摇头,露西娅明白叶星雨的意思,迟疑了一会儿将腰后的手抽出,但仍旧警戒琴和米里。

“啊呜!”小灰警告似的叫了一声,昂起娇小的身子坐立在沙发上。

危险的红光和火焰也随之消失。

“……露西娅她虽然是阴影面的人,但至今为止没有伤害过一个异种,如果你们不放心的话,约见的话可以用视频通话来代替。”

“约见”是叶星雨对米里索要救下他们的报酬,叶星雨想要与美国异种抵抗组织最高领导人见面。

“……关于这一点我没法决定,但我可以汇报给教授。”米里看了一眼露西娅,然后向叶星雨回答。

对于米里的回答叶星雨已经很满意了。

看到坐在对面的中国男孩点点头,琴也是在心中松了一口气。她超人的第六感告诉她,如果她和米里与其发生冲突,他们俩人会被瞬杀的。琴偷偷看向一旁的米里,他的脸上也是如释重负的表情。

最困难、最关键的部分解决好后原本沉重的气氛也变得活络起来。

“米里先生你之前问我的情报是从哪里来的对吧。”

“嗯。”

米里很想知道来自国外的叶星雨为何会知道西部区总部的位置。

“出来吧,这里的人都可以信任。”

叶星雨没头没脑说话,让在客厅里除小灰外的几个人头顶满了问号。

“兹——”

“啊呜?!啊呜?!”

客厅的电视突然黑屏了,小灰因为自己最喜欢的动画片突然中断发出了悲鸣,如果不是叶星雨按着,这孩子早就扑上去和电视机斗智斗勇了。

电视很快就重启了,可是屏幕里再一次出现的不是原本的电视节目,取而代之的是黑色背景下由“0”和“1”字符组成的头像。

“初次见面,master。”

电视里传来了毫无感情波动的女声。

“那个,星雨先生她是姐姐大人为你安排的其他协助者吗?”

“您说错了露西娅小姐,我不是铃音小姐替master安排的人员。我是master的父母研究的人工智能,代号初。”

初替叶星雨解决了露西娅的问题,同时也介绍了自己。

“人、人工智能,开玩笑的吧??????”

琴说出了其他人的心声。人工智能这个概念其实很早就已经提出来了,但这依旧只是一个概念而已,目前只是存在于科幻小说里的幻想物。

“不是开玩笑,我父母确实针对人工智能相应的研究和研发,可以说是有一套完整的理论体系,不过我也是最近才发觉到初的存在,我也没想到他们早已制作出了成品。”

初一直都对叶星雨隐瞒自己的存在,叶星雨能够觉察到初,是因为被铃音锻炼过后获得强大的感知力,才感知到她诺有诺无的视线,加上那个短信再结合U盘里父母对人工智能的研究资料,得出了初的存在。

“可是她是怎么看到我们,听到我们说话的?”米里问道。

初是显示在一个电视机上,这个机器可无法接受外界的信息,那么初又是怎么看到他们,又听到他们的话语呢?

“在这客厅里有联网的监视设备,我通过入侵网路看见了你们,至于声音我通过唇语来解读。”初回答。

“米里先生向你们展示初的存在,也是我为了与你们会见所展示的诚意,我会将初调查到的所有有关与你们的敌人的情报共享给你们。”


现在已是深夜了,叶星雨独自一人坐在沙发上,看着虚无的黑暗发呆。其实叶星雨和米里他们的谈话很短暂,他们之间并没有太多的共同话题,双方间更多的只不过是交易而已,交易条件谈好了也就差不多了。

其他人现在都已经回去睡觉了,叶星雨将自己房间让给了琴和米里,让他们好好休息明天一早就出发了。

凭借自己强大的五感,叶星雨听见了两个房间里传出来轻微的鼻鼾声。

“初。”

“master。”

初一直都注视着自己的master,因为她有预感master会有一些不好在外人表露的事向她询问。

“你是‘再造计划’的产物吧。”

“是的。”

“我爸妈有没有对你实行过‘转换’?”

“没有。master的父母的研究目前还停留在理论上,转换过程的器材和之后论证原一性他们一直都还未攻克。”

“除了我手上的资料,‘越界计划’和‘再造计划’还有其他的备份吗?”

“没有。”

“…………”

“…………”

叶星雨的问题很简洁,初的回答也很简洁。不了解他们爸妈暗中进行的计划的话,只能是听得云里雾里。

最后叶星雨问出了自己最后的问题,“我妹妹是‘越界计划’的产物吗?”

“不是。”

0 个赞
热门推荐
最新文章
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