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魔禁——某脑洞的学园都市(32)

发布时间:2023-08-17 14:35:50   分类:漫画人物723 views

本栏目长期入口为APP端新闻页面的第个大图哟!!

投稿信箱:【shougao@dmzj.com

投稿格式:XX同人或原创-标题-TAG-作者/动漫之家ID

请附带文档或TXT附件,如投稿格式不对不予通过

投稿通过后的文章会逐步发送上线

欢迎大家前来投稿

如果遇到特别对胃口的,会有编辑姐姐来邀请你一起出本子哟~

原创同人汇总页:点此跳转


作者:充满魅力的萨满

序章1序章2第一章第二章1第二章2第二章3第三章1第三章2第三章3第三章4第四章1第四章2第四章3第四章4第五章第六章第七章第八章第九章第十章1第十章2第十章3第十章4第十一章第十二章1第十二章2第十三章第十四章1第十四章2第十四章3第十四章4

夺取 I

智花的宿舍里,一高一矮两个男人正乖乖地蹲坐在房间的一个角落里,互相靠着睡着了。

因为楼上土御门房间里【原子炸弹】的波及,现在这个房间的天花板还是用十分简陋的板材直接盖着的。不过原本散落一地的厚厚灰尘,现在已经被打扫干净了。

智花在自己的床上睡得很安静。

照理说,两个男人身上并没有被绑住,处于完全自由的状态,而智花又是已经睡着、似乎毫无防备的样子,无论怎么看,现在都是逆转形势、溜之大吉的大好机会。但是,这两个男人一点这么干的意思都没有。

不是不想这么做,而是这么做完全就是找死——就在半个小时前,他们已经亲身验证了这一点。高个男子刚站起来挪动了一下脚步,侧身躺着的小女孩就睁开了一只眼睛。那犹如无声命令一般的眼神,彻底地镇住了两个想要逃跑的男人。于是,他们默默地退了回去,重新坐回到角落里。

反正这个小女孩似乎没有别的意思,既不盘问两人的目的,也没有动辄武力威胁,两个男人自然不想自讨苦吃,老老实实地过夜才是首选。

忽然,一串悦耳的铃声从高个男子的怀里窜了出来。还没有睡熟的两个男人仿佛听到了一声炸雷,几乎从地上直接跳了起来,然后非常一致地看向床上的女孩。

果不其然,女孩的左眼又睁开了,随即撑起半个身子,在床上坐好。

但是,她什么都没说。

高个男子犹疑了一会儿,还是摸出了电话,发现是一个陌生号码。最终,他按下了免提键。

“喂?”

“你好。我是羽田盗一。鵺应该跟你提起过我的名字。”

电话那头的人似乎是在一个挺空旷的地方,声音听起来空空荡荡的。因为免提的关系,在这个房间里显得很响亮。

高个男子和矮个男子对视了一眼。确实,鵺老大在派他们出来之前,明确说过这是破音海燕和羽田盗一提出的任务。

“您好,羽田大人。”高个男子压低声音回复道。

“我就不啰嗦了,只有一个问题。上条当麻现在有没有在自己的宿舍里?”

这就是他们任务的主要内容,但是两个男人刚进楼没五分钟就被智花制服了,连去上条当麻宿舍看看有没有人的机会都没有。

高个男子面露难色,恳求般地转向床上的小女孩。

智花默默地点了点头。

高个男子会意:“羽田大人,那个家伙一直呆在自己的房间里,今天晚上还没有出去过。”

“很好。非常感谢。”

电话随即被挂断了。

两个人再次对视了一眼,然后不约而同地再次看向床上的这小女孩。然而,女孩却已经躺了下去,面朝外睡着了,仿佛刚才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高个男子耸了一下肩,重新把手机放回兜里。

管他的。男子发自内心地在脑海里回荡了这么一句,然后闭上了眼睛。

羽田迈进了医院的大门。

由于御圣院冰轮的帮助,现在他在网络数据库中的身份,是医院的一名住院病患。门口的电子门禁就这样轻易地放过了他。

羽田环视了一圈。

大厅里的值班人员很少,基本上空空如也,一点儿也不像藏有重要物品的地方。羽田信步走向一边设置的楼梯,不多久,站到了锦织舞病房的门前。

他琢磨了一会儿,果断地转动了门把手,走了进去。

“谁?”

病床方向上传来一声十分平静的询问。羽田还感觉到有一点点风从身边吹过——没有错,那应该是锦织在压缩空气。

“是我。”羽田同样平静地回答。

听出声音的锦织吃了一惊。她完全没有想到,这个时候,羽田盗一会出现在她的面前。说实在的,她正好有许多事情要问他,尤其是三日月灭子的事情。

羽田等了一会儿,看锦织没有说话,自己也一言不发。

锦织克制了一下自己稍微有点兴奋起来的心情:“你来的还真是时候。”

羽田不明所以:“是吗?”

锦织看了看床边。寒绯小小的身影隐没在黑暗之中,尽管距离很近,但是也看不真切。现在站在门口的羽田,应该也看不清楚吧?

她慢慢掀起被子:“我们出去谈吧。”

羽田转过身:“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算了。”

医院的走廊尽头的楼梯转角处,羽田背靠着墙壁,正在有选择地和锦织解释这一次行动的主要目的。

“你是说,这个医院里藏有足以威胁整个城市的一样东西?”锦织半信半疑。毕竟,把这样的东西放在一家医院里,听起来就是一件非常扯蛋的事情。

羽田点了点头。

锦织接着问:“然后,对于那样东西,你们不仅不知道它是什么,甚至连什么样子,都没有基本判断,对吗?”

“没错。”羽田平静地回答。“目前我对‘钥匙’一无所知。那么,你的回答呢?”

“我干。”锦织迅速而又冷淡地给出了自己的回复。

她没有放弃这次机会的理由。虽然,现在的她也并不是太想把这座城市毁灭得太彻底。但是,只要配合羽田完成这次任务,一定能见到三日月灭子。

而且,如果‘钥匙’真的可以威胁到学园都市,那如果抢在羽田之前拿到手的话,就有了实现自己目标的资本了。

她现在,已经不想在物理层面给予学园都市毁灭性的打击了。为了寒绯天使般的笑容能够一直存在下去,就需要在不被察觉的时候,彻底清除掉学园都市的黑暗面——

锦织舞的目标,终于和她哥哥锦织佑大,甚至和C组组长破音海燕,在某种程度上达成一致了。

虽然三个人实现目标的具体方式完全不一样。

“需要我怎么做?”

羽田低下头思考了一会儿:“我现在没有特别详细的计划,行动开始的时间也没有决定。你只要跟紧一位长得很像青蛙的医生就好,剩下的交由你自主判断。”

是给我做手术的那位医生吗?

锦织回想了一下医生的面容:“知道了。”

她转身走向自己的病房。

要传达的话语已经传达出去了,而且潜入医院的目的也已经达到,羽田本来应该觉得心里会轻松一点儿才是。

但是,他现在呆呆站在原地,脑子里窜过一个不好的念头。

刚才锦织转身走开之前的表情,停留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乍一看,那是一张一如既往,冷淡、漠然的脸,但是羽田总觉得跟以前相比,有一些说不清楚的地方不大一样了。

羽田是个计划师,追求细节的真相是决定任务成败的重要因素,所以不知不觉期间,他养成了注重每一点“不适感”出现的地方的习惯。现在,锦织表情中那似有似无的诡异差别,就像是翻倒在地的墨水瓶,迅速弥漫在他的双眼之中。

那到底是什么感觉……

忽然,有一个词语从他的心头滑过。

……温柔?

得出这个结论的刹那,羽田自嘲地笑出了声。

锦织那样的人会有温柔的表情?我肯定是眼花了吧。

羽田揉了一下自己的眼睛,信步走下楼。

就这样,出于对锦织了解的自信,羽田错失了修正自己今晚行动的最后一个机会。从这里开始,事情的发展就将如同一列脱轨的列车,迅速且远远地偏离羽田意料之中的方向,迈向不可测算的远方。

锦织轻轻地推开门,重新躺回到自己的病床上,愈发地睡不着了。等下就要行动了,她第一次为任务感到些许的激动。

“哦~舞姐姐,看上去很开心~~~”

“呃!我把你吵醒了么?”

“没有~”寒绯扑闪着亮晶晶的双眼。“舞姐姐,你是要去哪儿么?”

“我要……”话说了个开头,锦织顿住了,想起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如果我抢走了那个“钥匙”,羽田他们肯定会想办法找到我,那么把寒绯放在这儿岂不是很危险?

换做以前,锦织绝对不会有这方面的烦恼。锦织佑大死了之后,她向来是一个人独来独往,以至于现在明明有了同伴,却一时没有考虑到。

于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的锦织,也找不出什么办法安置寒绯。房间里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中。

不管怎么样,都不能拖累寒绯……

保护女孩的心情始终占据着上风。锦织决定,立刻让寒绯离开医院,回到自己的学生宿舍里。也许这样是最安全的做法。

“寒绯,姐姐现在要去执行一个很危险的任务,没有办法继续陪着你了,你能马上离开这家医院吗?一会儿,也许这里会变成像战场一样危险的地方。”

出乎锦织的意料,寒绯不假思索地给出了自己的回答:“哦~这可不行~~~”

锦织总算想起,这个看起来十分随和的小天使,在面对朋友遇到危险伤痛的情况下,态度会变得出人意料地强硬。白天在家庭餐厅里,要求自己去医院检查伤情的时候,也是一副坚决的神情。

听到这样的回答,锦织反而觉得有点高兴。自哥哥死去之后,很少有人,哦不对,根本没有人这么关心过她了。

但是这一次,锦织不能妥协。

“寒绯,乖,只有今天晚上,姐姐不能答应你。这家医院真的会变得很危险……有可能会死人的哦。”

没想到寒绯迅速反击:“这么危险的话,那舞姐姐也不能留在这里~~我们一起走吧!”

锦织以手扶额:得,说得不好,自讨苦吃了。

她想了一会儿,掀起被子,面对寒绯坐正:“寒绯,接下来我要面对的对手,很可能都是一些level4,甚至在这以上的能力者。如果有寒绯在身边的话,我会变得没有办法专心面对敌人的。”

话虽然还算委婉,但是也已经表达得很清楚了。这样当面告诉寒绯她会成为战斗时候的累赘,让锦织的心里划过一丝痛感。

如果自己的语言能力再好一点的话,绝对不会这么说的吧。锦织在心底责备自己。

然而,寒绯毫不动摇:“哦~不用担心,寒绯的话,可以好好保护自己~~~”

锦织听了,忽然想起,这里可是学园都市啊,寒绯也应该是能力者才对。

寒绯银行卡里那个可疑的大数字又浮现出锦织的脑海。

寒绯是个孤儿,难道那么大的一笔钱,真的是学园都市看中了寒绯的能力,作为研究资金提供给她的么?

虽然,我绝对不会要求她参战,但是只要能保护好自己,撑过今晚,这样也就可以了。

想到这里,锦织开口问道:“寒绯,你的能力……等级很高么?”

一说起能力,寒绯显得非常得意:“哦~~寒绯也是有能力的哦~~~等级是level1~~~”

锦织狠狠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啊,对你的能力有所期待的我真是个笨蛋。

但是,寒绯似乎是对自己的能力特别有自信的样子,撅着小嘴,不高兴地看着显得有些失望的锦织。

锦织意识到,再说下去也是做无用功了。得想点办法,让寒绯尽量远离这里。忽然间,她有了个小主意。

“寒绯,既然你这么坚持,我也不阻拦你了。能帮姐姐一个忙吗?”

寒绯开心地原地蹦跶了一下:“哦~没问题!尽管吩咐!”

“这样,你到楼底下,医院的中庭里,当我的外围援助,可以么?”

如果可以的话,锦织真想把这个外围说得再远一点,比如第七学区的边界什么的,让寒绯离这家医院越远越好。

寒绯一个敬礼:“收到!”说完,就一溜烟儿地窜出房门去了。能帮上自己喜欢的舞姐姐的忙,让她发自内心地觉得开心。

锦织微笑地看着小女孩的背影。

只要一拿到“钥匙”,马上去中庭带着寒绯走……现在只能这样了。

锦织轻轻叹了一口气。她不求寒绯能帮上忙,只求今晚寒绯能安然度过。

“怎么样?”海燕问刚走回天台的羽田。

“明面上的安保力量一塌糊涂。”羽田简洁地陈述着自己的感想。“但是暗中力量有多少不敢保证。”

黑羽问起了大家都关心的另一个问题:“那么,那个叫锦织的女孩呢?”

“没问题。她会在医院内帮我们的忙。我给了她自由判断和行事的保证。”

灭子已经在天台靠边一侧的角落里架好了狙击枪。为了便于自己的撤退,她这次使用的是非常轻便的轻型狙击枪。长长的枪管从天台上向外伸出,对准了医院的正门。她的眼睛贴住瞄准镜,身体一动不动,隐没在夜色与黑暗之中,犹如一个服装店里的特效模特。

一旦进入任务状态,灭子身上原本的躁动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就连存在的气息都仿佛被悄悄地抹去了。

她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证明,她确实是这个城市里首屈一指的狙击手。

“然后呢?我的任务还是和以前一样,替你们断后吧?”说话间,折部还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羽田点了点头:“拜托了。”

海燕已经有些等不及了:“什么时候行动?虽然不完整,你心里也应该有计划了吧?”

“大体上跟之前的计划一样,通过创造紧张氛围让那个医生自我暴露。但是利用普通人来做这点已经行不通了,现在只能拜托鵺帮忙了,让她的手下伪装成病患,涌入医院制造混乱。”羽田一气说完,又拿起了电话。

估计又会被鵺臭骂一顿呢。

然而,出乎他的意料,电话接起得挺快,而且对面的鵺丝毫没有困倦感,反而兴致高昂,似乎一直在等他的联络。

“说吧羽田!什么时候行动?”

“开门见山啊鵺。”羽田有些吃惊。

“那当然!”鵺哈哈大笑,“接到你上一个电话的时候,我就知道今晚没的睡啦。不过我召集人手出了点问题,不知道为什么,你给我打了电话之后,我给所有人打电话都打不通。所以只叫了驻地在附近的两批人,总共不到五十个。”

羽田暗骂一句混蛋。他明白,这肯定是御圣院冰轮那边切断了所有无关通信网络的缘故。

“总之谢谢了。但是这一次不需要你的人动武,只要让大家涌入目标医院制造混乱就可以了,剩下的潜入工作由我们来完成。”

鵺略有不满:“这会不会太轻松了一点?”

“你的人可是我们重要的战力,赔掉一个也是巨大的损失。这次给你们的任务主要是打掩护,不需要暴露你们的身份,应该是非常安全的任务。虽然无聊了一点,但是十分重要。我希望你们能不出差错地完成。如果整个计划进入到无法挽回的地步,还需要依赖你的部队来扭转形势呢。”

“哈哈哈,羽田,你还是这么会说话啊。”鵺爽朗的笑声传出听筒,“既然你这么说,我也不好再说什么。告诉我那家医院的地址……哦对了,替我跟海燕大人问个好。”

羽田沉稳地应承下来:“那当然。”

“那么,海燕队长,等鵺的人到达医院的这段时间里,我们讨论一下我们的分工吧。”羽田掐掉电话,请示自己的队长。至于鵺的问候,羽田自然只字不提。

海燕非常明白羽田这只是客气话而已,所以根本没有当真。

“羽田,跟以前一样,由你直接分配任务吧。”

羽田长长地呼了一口气:“这是我第一次没有完善的计划,所以心里没什么底,还是大家一起讨论一下吧。灭子和折部跟以前的任务一样,负责断后和掩护。”

灭子已经在天台的一侧就位了。折部听到这里,轻轻点了一下头,随即顺势往地上一倒,看上去两分钟之内就会睡着一样。

“然后是潜入。这一点上,我本来想请海燕队长和黑羽进去,然后神前负责超大型原子炸弹的控制,这也是我在完全应用C组战力的基础上做出的考虑。但是现在医院内有锦织作为补充,我想分出一个人来,在外围随时提供帮助。海燕队长,这个角色还请由万能型的你来担任。”

海燕点头。羽田接着往下说。

“那就这么决定了。潜入任务交给你们俩了,黑羽,神前。反正你们俩一直组队,互相之间很熟悉,配合没有问题。”

神前难得地没有调侃任务内容,而是安静地听着。

黑羽出声:“明白了。”

羽田郁闷地坐倒在地:“但是,也只能说到这里了。再往下该怎么做,全看大家的经验了。虽然锦织会盯牢那个医生,黑羽,你也要紧跟着点。折部……折部,你不要睡了啊……”

折部半睁开惺忪的睡眼:“怎么,还有我的事情?”

“等到鵺的人进入医院,你立刻把超大型原子炸弹推到医院正门。那玩意儿虽然不大,但是太重了,不靠你的能力不行。我们的车还得留着用,不能连车带炸弹一起过去。”

“知道啦。”折部答应得毫无干劲。

不过羽田知道折部从来都是这个样子,所以没有说什么。

“不管是谁,拿到‘钥匙’之后立刻转交给海燕队长。队长,你拿到之后,立刻去第一网络部队的主基地,我会开车带你去。黑羽,你们就去我们C组的基地。折部,你和三日月分别负责两个方向的掩护。神前,超大型原子炸弹的使用时机全权交由你自行判断。当然,尽量不要把鵺的人卷进来,我们在这之后还需要她的协助,千万不能在这时候弄出岔子。”

神前有些不快:“我跟灭子不一样,才不会随便下手呢。”

远端的灭子突然插嘴:“叫我三日月,我没跟你这么熟。”

“是啦是啦,灭子桑~~~”神前随意地答应着。

“为什么要我去第一网络部队的基地?那里应该挺远的吧?而且,”海燕思考了一会儿,“现在那里应该是由御圣院冰轮控制了,对吧。”

“我们谁也不知道‘钥匙’到底是什么,只知道那是拿来开启一种武器的工具。如果那是记载了武器使用方法的数据载体,那么就需要御圣院冰轮的网络部队进行数据解析。不管怎么说,我是觉得光靠我们几个人,充分理解‘钥匙’本身是一件挺困难的事情。毕竟我们C组作为战斗部队,缺乏数据分析的专门角色。”

“看来大致上只能排出这么个简单的方案来啊。”海燕在自己的大脑里实际演示了一下,很快发现这个计划实在是太随机了,和羽田之前的计划相比,简直就是漏洞百出。

当然,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拜御圣院之赐,才会演变成如此仓促的状况。

“那就这样了吧。”作为队长,破音海燕开始做最后的动员讲话。“除了三日月,其余所有人回到车上,等待鵺的部队进入医院。接下来我们要进行的,是从来没有过的,没有标准时间,没有标准计划,没有标准目标,没有Xaction其他组别支援的任务。请大家依靠自己过往实战中积累下来的经验,充分发挥自己的能力,将任务做到最好。我会在这栋楼的楼底随时准备支援你们。羽田你就等在车里。黑羽、神前,接下来,医院内部那边,就完全拜托你们了。”

“是。”

答应声混合在一起,充满了自信。

“让我们把学园都市的未来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吧。”海燕站起身子,带头走向天台的楼梯口。

手术室的门被拉开,冥土追魂迈着沉稳的步伐,轻松地走了出来。

美琴正要冲上去问,忽然想起谷川还倒在自己的肩膀上睡觉呢,又不能起身,顿时有些焦急失措。

但是,就像是被设定了生理闹钟一样,谷川非常自然地睁开了惺忪睡眼,右手止不住地揉着脸。美琴这下可顾不着许多了,拔腿就冲了上去。

“医生!……”

“你还是直接进去看看比较好?”医生和蔼地回答。

美琴明白他的意思,深深地鞠了一躬,立刻转进手术室里去了。谷川踩着没睡醒的轻飘步伐,也跟了进去。

手术室的一侧,几位护士正在收拾器械。黑子躺在病床上,还没有从麻醉的效果中醒过来。

美琴扑到床边。

“黑子!黑子?!”

黑子睡得死死的,但是平常的血色已经涌回到她的脸上。美琴握了握黑子温热的手,舒了一口气。

“这位小姐,我们要把病人送去病房了……”

“啊,好的……抱歉!麻烦你们了。”美琴立刻退到一边,给护士们让路。谷川也站到了边上。几位护士将特制的移动病床展开,小心地把黑子放上去,然后推向门口。

美琴紧紧地跟在后面。

谷川四处张望了一会:“御坂桑,请问……食蜂桑去哪里了?”

“哎?她的话,去第三网络部队的基地了。”

谷川瞬间清醒:“您说什么?”

美琴一愣:“怎么了,有什么地方不对吗?”

谷川显得很踌躇:“如果我掌握的资料没错的话,【心理掌握】的食蜂操祈,并不是战斗型的能力者吧?现在去那个地方,会不会显得太危险了?”

“啊呀,原来你是担心这个啊。”美琴摆了摆手,“安心啦。她好歹也是level5的超能力者,虽然战斗是很烂没错啦,但是她一出手,根本就不需要战斗了啊。”

“可是……”谷川还是很犹豫,“那里可都是机械犬部队啊,食蜂桑的能力,对机器人也管用么?”

美琴向前走的脚步僵了一下:“这个……理论上是不管用……的吧?”

食蜂向自己确认的时候,确实问了“里面还有没有其他人”,而自己的回答是斩钉截铁的“没有”,而且还保证说打倒了全部的机械犬部队。可是,自己却根本没有考虑过那里还存在着其余机械部队的可能性啊。

美琴焦躁起来,耳垂边开始冒出两片电火花。

她发自内心地替食蜂感到不安。

但是,黑子现在这个样子,让我离开医院去找食蜂,又有点放心不下……

谷川的手轻轻搭上了美琴的肩膀。

“那个……我这么说可能有点自大,但是……如果您放心的话,白井桑就交给我照顾吧。您还是去帮食蜂桑比较好。”

“谷川……”美琴还想说点什么,但是终究没有说出口。

护士们推着黑子,走进特殊电梯,但是没有关门。显然在等着她们。

美琴下定了决心。

“黑子就拜托给你了!”美琴冲向走廊的窗户。她打算直接贴着墙壁下楼。

“哦!包在我身上!”谷川不顾医院的规矩,高声应答着已经从窗边跃下的美琴,然后快步走向正等着她的电梯。

谷川看着仍处在麻醉状态下的黑子。

白井桑!我一定会照顾好你的!这可是那位御坂美琴大人给我的委托啊!

带着电光的美琴,在暗夜里奔驰。她轻灵地越过一幢幢大楼,直线跑向目的地。不过,正因为是节约时间的直线运动,所以她没有选择贴着地面的常规路线,于是错过了发现一大批正赶往医院的可疑人物的机会。

虽然,依照她的性格和对食蜂操祈的担忧,有一定概率就算遇到了这批人,也会不多想什么地就和他们擦肩而过。

鵺的将近五十人的捣乱部队,很快就要到达预定的医院。羽田盗一原本预计的“两位level5的防御力量”,在他的计划行将开始之前,就被意外地削减了一半。

0 个赞
热门推荐
最新文章
RSS订阅